主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2020-08-05 15:24育儿:父母选择孩子同侪的权力

这是所有父母都有的权力,这是他们可以控制孩子未来走向的方法之一。至少在童年期,他们可以决定孩子要跟谁玩。当约瑟夫的父母把他从波兰的学校移到密苏里去时,他们不只改变了他的童年,他们还把他人生的路改变了。约瑟夫现在是美国人了,有着所有美国人的缺点和优点,他已经不再是波兰人,即使在梦里他都不是。虽然他的父母没有教他成为美国人,但他还是应该感谢或责怪他的父母,因为是他们把他带到美国来,给了他美国的朋友。

而事实上,你并不需要这么戏剧化就可以影响你孩子的生活,你只要搬到一个不同的住宅区,或选择一个不同的学校,你就可以改变孩子一生要走的路。听起来很吓人,不是吗?尤其是你不知道你的决定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时。整体而言,孩子在聪明孩子多的班上学到的东西会比较多,在犯罪率低的社区中也比较不会惹事生非;但是一个智力在中等以下的孩子如果所读学校的同学都是中上智力程度的话,比较会被同侪排斥。一个来自贫穷家庭的孩子,处在一个大家都很有钱的地方会觉得不自在。

被同侪拒绝并不是世界的末日,只是在当时,它伤害很深,会留下永久的疤痕,但是被同侪拒绝并不会使孩子没有得到社会化(虽然这个团体拒绝你,但你还是可以认同它)。我注意到许多有趣的人在童年期都经历过拒绝,或被搬来搬去。我小的时候常搬家,也有过四年被拒绝的经历,无疑地,假如这些事情没有发生,我一定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人。我可能会成为一个比较会交际但也比较肤浅的人,不过绝对不会是一个作家,因为要成为一个作家的先决条件,是要愿意花很多时间独处。着名的生物学家威尔森(E. O. Wilson)回忆他的童年说:

我是个独生子,我的家庭在阿拉巴马州南部和佛罗里达州的北部地带迁移很多次,我在十一年内读了十四所学校。我想这是为什么我长大之后变成一个孤僻的人,觉得大自然是我最可靠的朋友拓展训练的原因。一开始时,大自然带给我探险的乐趣,后来,它变成一个深沉情感和愉悦的泉源。

假如是我的话,我宁可让孩子被同学排斥,也要送他去上最好的学校—一个拥有聪明用功的学生,一个没有人会因为你爱读书或拿A而取笑你的学校。这种学校的确存在,在纽约的布鲁克林区一所学校名叫密伍中学(Midwood High),这个学校有四千名学生,一半是由社区而来,另一半是凭考试成绩和初中成绩的优劣竞争进来的,这个学校是「有吸引力的学校」(magnet school),学生必须经过剧烈竞争才能进来,根据《纽约时报》的报导:

一旦进入学校后,这两千名经过剧烈竞争而进来的学生,就和从附近社区来的两千名学生混合在一起,一同上许多课(译注:美国高中生可以选课,所以跟大学生一样常换教室,没有固定的班级教室)。这个「高期望」是会传染的,密伍中学的校长利维斯‧佛柔利虚(Lewis Frohlich)这么说。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学生得到学校所颁发的学位证书,而其他纽约市学校只有百分之二十五。密伍中学辍学率百分之二都不到,百分之九十九的毕业生都继续上大学。

野三坡拓展训练